我是从业十年的民航机电工程师关于机载电子设备及常规民航问题问

发布日期:2020-12-03 03:48   来源:未知   阅读:

  您好,我是中飞院的一名飞行学员,请问您未来航电系统是否真的会替代飞行员的绝大部分功能就如同无人汽车一样?

  您好,请问现阶段机载无线传感网络发展现状是怎样的?在网上也没找到很好的回答,想请教一下您

  奈弗尔提提像的“历史意义”包含了很多层面。这尊雕像在世界美术史上的意义是很重大的,我相信中信美术馆的老师才是行家,在此不再班门弄斧了哈。我觉得还有一个层面作为埃及学家应该多谈一谈,就是从她的发现,到当下的争议,这段历史的意义。

  首先我们能看到一件艺术品或者一件作品(因为在古埃及没有现代美术上所说的“艺术”这个概念)的意义是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的。我们对这尊雕像在古代的功用尚不清楚,有学者说是祭祀用,有学者甚至提出是教学模型。无论如何,她重见天日后已经不再有这些意义,而是成为了一件供人欣赏的艺术品—这是一个西方美术传统赋予的新意义。同时,她也成了大众文化的一部分,被人们以装饰品、广告、商标等方式消费着,乃至成为了古埃及女性和当代埃及的名片。这些都是古埃及那会儿没有想到的。而如今围绕归还她到埃及的争议也反应了这尊雕像正在被当代埃及的民族主义浪潮赋予新的意义。

  再次,这段历史的意义也关乎考古学与殖民主义和民族主义的联系。不可否认,胸像是被德国人发掘来的。无论德国人是把她顺走的,骗走的,还是“合法”地拿走的,这都反映了欧洲国家在埃及发掘曾经的霸权地位,以及埃及考古学和欧洲殖民势力间紧密的联系,我们回望奈弗尔提提胸像的历史和今天的争议,就会发现学科史上这块不可抹去的阴影。从这座胸像的“争议史”中我们还能看到民族主义和考古发现的联系。纳粹政权拒绝归还,并且声称要为她建立新的博物馆,这是在借这件考古发现来彰显霸权和纳粹宣扬的民族主义。如今埃及的哈瓦斯追讨德国,也是为了彰显埃及日益高涨的民族主义,在争议中不自觉地将这件雕像实为埃及主权和民族认同的一部分了。

  所以这件雕像的历史意义不仅在于其历史,也在于其当下的争议。毕竟,当下就是未来的过去。

  至于归还的问题,我还是这句老话,在这里谈很伤民族情感,因为每每谈及人家的文物,就会想起自己的文物。不过,还与不还,就国际上来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人相信一个国家国土内的所有发掘所得属于这个国家,因此应当归还,这个没毛病;有人也觉得古埃及的文物就应该属于现代埃及,因此理当归还,这个也没问题;有人相信这是人类的共同文化遗产,保存在哪儿不是主要矛盾,保存好才是关键,这个说得也在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点,不必互相指摘。如今这座胸像的归还已经到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情况,我们不在其中,不了解具体的隐情,不好妄下判断。唯一的出路是相信人类集体的智慧。

  说得很伤心,很沉重,但是我仍然希望大家在“吃瓜”哈瓦斯追讨德国柏林博物馆的同时,思考这些历史意义,看到历史是复杂的,多层次的,不能一概而论的。

  颜老师您好!您的问答我都当睡前小故事读完了,好生动!!想知道传说的“法老的诅咒”是不是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古埃及盗墓者的猖獗?还有怎么样才能活出古埃及贵族的感觉?😂

  这个事儿其实比大家想得要复杂些,因为在古埃及,搅扰死者休息的方法不仅限于盗墓一种,盗墓手段也不仅限于盗掘,且听我慢慢道来。首先说说盗墓者是不是被诅咒吓破了胆。看起来真的没有,即便是王陵他们都敢翻腾。何以见得呢?这就要看两个著名的纸草,Amherst纸草和Abbott纸草。这两个纸草实际上记载了一件事儿:盗墓。这件事儿发生在拉美西斯九世,那会儿的埃及已经不是辉煌的大帝国,而是一个危机深重的地方。经济上的不景气让一些个人走上了盗墓皇室陵寝之路。Amherst纸草和Abbott纸草都记载了底比斯当地官员派人在附近的山崖上挨个儿查,看看那些个墓被盗了。最后盗墓贼也招供了。不过,盗墓贼的手法有比这种高明的,我前面也提过。比如在安葬了死者不久后,甚至还没出墓穴就把人家的珠串呀镯子啊顺走的。这种案子有时候考古学家能看出来。比如开棺,发现棺材是封得好好的,但是死者跟里头来一个烧鸡大窝脖儿,上半身被完全翻起来,背朝天那么厥着。这一看就是在入土前或者封棺材之前就有人下手了。所以您看,盗墓真的是不分时间、场合和动机,更不会在意诅咒。

  其次,在古埃及,还有其他扰动死者的方式,不一定是故意的,也不一定是以盗墓为目的的,但是的确是把人家的墓破坏了。在一些打前王朝就作为墓葬的地区,埃及晚期的墓经常会一铲子挖到前王朝的墓,很尴尬。另外一种就是搭顺风车的。比如埃及第三中间期的一些墓葬实际上是在阶梯金字塔地下直接凿壁建成的。前朝的许多棺椁甚至可以被重新利用,改个名字继续下葬新的死者。这些行为和我们从文献上看到的诅咒和古埃及对来世的向往,对墓穴的珍视都形成了很鲜明的对比。

  那么有没有防止盗墓的办法呢?诅咒这种“魔法攻击”是不给劲儿了,所以埃及王室只能用“物理攻击”了。比如把墓的入口藏起来,修在较为隐秘的山崖,或者在墓道里突然挖一个深坑。再不济,就把王室的木乃伊统统疏散到一个地方藏起来。第18-21王朝的王室木乃伊就是这样的。为了逃避晚期的盗掘,人们干脆把王室木乃伊藏到了德尔巴哈利附近一个深坑里,直到1881年才被盗墓贼撞到,藏得不错,费心了。不过在这一过程中实际上也是搅扰了这些法老的安息,对不对呢?

  怎么能活出贵族的感觉?这个问题有意思了,我简要地说说哈,不过我先说好哦【专业人士,请勿模仿】

  首先,您得在吃上讲究。面包和啤酒都是平庸的东西,怎么配得上您的贵族气息?因此,您要畅饮从黎凡特地区进口的葡萄酒,兑点儿椰枣更香甜啊,要是能配上来自米诺安文化的彩绘黑陶就更了不得了,这可是第十八王朝之前老祖宗留下的稀罕玩意儿。哦对了,别忘了吃点儿牛肉和烤鸭子,来点韭葱配点儿蒜。饭后来一小篮子无花果和石榴,您就请好儿吧!

  然后您还得穿呢。亚麻布的衣服洗得白白的,最好是全身带整齐的褶,公元前1500年代的“时尚时尚,最时尚”。假发您不得来一顶?脑袋顶儿上来点固态香油(这儿的香油不是芝麻油哈,混合了香精的固体油脂,圆锥形),走过去一阵风,所有人都说,呦真香嘿,底比斯哪个作坊的No.5?正式场合别忘了挂上珠子做的大宽链子(wsh),手指上套上个圣甲虫印证的戒指,这就算捯饬好了。

  哦对了,您是古埃及贵族啊,人前显贵,必须得有点肚子,所以别忘了得个高血脂呀,营养过剩什么的。要是能够痛风就更好了,说明您比那些个普通人活得长还吃得好。哦对了,面包里头石头子儿多,所以您别忘了嘴里头留几颗坏牙,偶尔疼一下还挺解闷儿。腿脚不好了也没事儿,杵根儿和您等身高的拐棍儿,看着更尊贵了。

  老师您好!话题里写的筷子里面含方圆是啥意思?想知道筷子这种使用方式最早是从何时开始的,为啥我们选择用筷子来吃饭?

  筷子,是最具中国文化象征意义的标志性食器。作为使用筷子做食器的中国人,我们应该感到骄傲,不仅因为我们能自如地使用筷子,还因为筷子中沉淀了太多的文化因素,天圆地方仅是其一。

  说筷子里面含方圆,是指筷子的外形而言。今天中国人使用的筷子外形是细长的条棍,大约二十五厘米长。仔细看,入口的一端圆形、很光滑,不会伤口唇;手执的一端为方形,有明显的四方棱角,能防止筷子滑动。中国筷子如此精妙的外形,是历经千百年演变而成。

  筷子从明代开始定型为方首圆足,其造型藏着深意。古人将“天圆地方”的宇宙观运用到筷子的造型上,圆形象征天,方形象征地。

  天圆地方的造型让筷子幻化为一个小宇宙,以方圆并举,寓意天人合一、天长地久,因此筷子成为人们祈求时空万变、福气绵绵的吉祥物。不少家庭收纳干净筷子入筷笼中时,总是习惯将入口端朝上竖立放,入口端朝上清洁卫生,更重要的是代表天圆地方的筷子齐齐地立在筷笼中,好似吉祥物为家人默默祈福。

  关于中国人什么时候开始使用筷子,有学者认为半坡村落文化遗址出土的骨针和骨制两端器都有可能被先民当做筷子使用,根据这一说法六千多年前筷子(筷子的雏形)已经出现。

  选择筷子为取食器估计应该与陶器的出现和先民所处的自然环境相关,陶器出现后先民可以用陶器煮熟食物,用陶器盛食物,选用身边随处可见的树枝做取食器,不但便捷,还能防烫。从“大禹折枝成筷子”传说中我们不难找到筷子起源的线索。

  原话题:我是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郭金虎,生物钟究竟是什么,问我吧!

  老师您好,请问熬夜对人的伤害是否可以通过“补觉”的形式来进行一定程度的弥补,这种做法是不是有科学依据呢?

  生物节律和睡眠既有区别也有关联。只补觉可以缓解睡眠不足,不能解决节律紊乱的问题。也许不恰当的比喻,如同挣钱和健康,钱可以补健康,健康了可以挣更多钱,但并不是身体出毛病了一定可以通过花钱来解决,有的病花钱也治不好,反过来也是,再健康也不一定能保证赚到更多钱。

  熬夜不一定却觉,有的人晚上熬夜白天睡觉。但即使晚上熬夜白天补觉,仍然会打乱节律,长期熬夜对健康不理。